打头阵的是十里坡剑派弟子。

    作为首席大弟子,裂雨怎能不冲锋在第一线。

    只见他挥手一引,脚下飞剑立刻旋转三圈来到身前。

    “天地一斩!”

    原本四尺长的剑身在裂雨的力量灌输下瞬间暴涨,变成四十米长剑,随即在剑诀的指引下流星坠地般落下去。

    四十米,对于岩石巨神来说就是四千米了。

    看到对方凭空套出这么大的家伙,岩石巨神惊讶的合不拢嘴,不等对方的大家伙戳到自己身上,双手一扒地面,如同潜水般向下沉去。

    它怂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更何况对方的人马源源不断,此时不走,等会儿想走也走不掉了。

    然而,岩石巨神忘记了一件事。

    下潜的时候头下脚上,头是插进去了,屁股却还撅在外面。

    “该死,这怪物要跑。”

    “好厉害的地遁术,竟然将大地视作湖泊,而且一点波澜都没溅起。”

    “给我定!”

    噗噗噗!

    几十把飞剑瞬间轰入地面,并且在落地之时组成封锁元灵的星斗大阵。

    这一手配合默契,使用娴熟,甚至都不需要眼神的互动。

    也正是凭着这种超强绝伦的战斗力,他们才能横扫炎狱世界、玄冰世界。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这个世界最强大的神明。

    几十把飞剑组成的大阵仅仅生效了一刹那。

    岩石巨神下潜的身体也停滞了一瞬间,随即,砰然爆裂。

    几十把飞剑全都不堪重负,原地炸成铁渣、碎屑,晶莹的粉末还没来得及飘散便被黄沙吞噬、掩盖。

    飞剑的主人全都在心神联系之下狂喷鲜血,用着御风诀摇摇晃晃的向入口处飞去。

    跑路,十里坡剑派同样炉火纯青。

    他们深刻明白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的道理。

    见势不妙就脚底抹油、风紧扯呼,只要脱离战场,会师门调养一段时间,又是一条好汉。

    因为这一刹那的停顿,裂雨的飞剑成功追上岩石巨神,精准命中红心。

    岩石巨神身体僵硬了一瞬。

    它突然感觉,整个世界都定格了,所有的生灵都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看着刺入自己身体的巨大武器。

    不疼!

    岩石巨神承认,自己高估了对方,这种程度的攻击连给自己挠痒痒都不陪,连自己身上的石皮都磕不破。

    可是,耻辱啊!

    竟然被刺在了那个位置。

    啊!

    岩石巨神一声咆哮,再度转身。

    裂雨噗的一口血喷了出来,他骇然发现,自己飞剑的本体被对方一下子夹碎了。

    卧槽!

    裂雨心中何止一万个妈卖批。

    他用坏过无数把飞剑,各种损毁的方式都有,然而,裂雨怎么也没想到,飞剑还能被夹碎,而且是被那个地方。

    卧槽,这就是那些冒险家们常说的菊花开瓶盖吗?

    牛逼,惹不起,告辞!

    只可惜,发怒的岩石巨神无比恐怖。

    一只巨大的手臂从黄沙中窜起,仿佛命运的大手,带着无可抵御的必然,狠狠砸在裂雨身上。

    裂雨感觉到了骨骼密集的碎裂声以及紧随而来的粉碎生,感受到了身体和山体的碰撞,更感受到了自己的血肉骨骼仿佛颜料一样被糊在山体表面,并且深深渗入山体十多米的诡异场景。

    真挂在墙上抠都抠不下来。

    漫天黄沙中,岩石巨神咆哮低吼。

    肉身的死亡并不是终结,它还要擒下对方的灵魂,将其置入流沙之源中,感受亿万黄沙摩擦灵魂的痛苦。

    它要让那个亵渎自己身体的蝼蚁在摩擦摩擦摩擦擦中永世沉沦、不可超生。

    然而,没了。

    崩溃的瞬间,灵魂便消失不见。

    它仔细搜寻,却一无所获。

    要么,对方没有灵魂这一点和深渊生物相似,它们的灵魂全都献祭给了深渊之主。

    要么,对方的灵魂已经被规则接引,回到来时的世界。

    想到这里,岩石巨神万分忌惮。

    这个世界也有轮回的规则,但是分粗糙和不完善。

    它虽然获得了世界意志的认可,某种程度而言等同世界的化身,可以掌控一切,可是对轮回的控制极其微弱。

    轮回规则就像是头发丝上吊着的豆腐块,一碰就碎那种,哪怕只是蹭蹭也会引发不可预料的混乱后果。

    可是对方的轮回规则如此强大、蛮横,甚至可以跨越世界接引灵魂。

    对方的世界必然十分高等,也只有这样才能诞生出牢不可破的轮回法则。

    随即,岩石巨神气苦。

    你都那么高级、富裕、强大了,为什么还要盯着我这个土窝子里的苦哈哈。

    岩石巨神雄烈的战意直冲斗牛,上方的十里坡剑派弟子就像飓风中的纸飞机,摇摇晃晃、飘飘荡荡。

    “卧槽,好强大的气势。”

    “刚才竟然看走眼了。”

    “一巴掌秒了裂雨师兄,能不强么。”

    “这个世界也太困难了吧,进门的小怪都可以秒人。”

    说归说,撤退是不可能的。

    强大的怪物必定能掉落珍惜的物品。

    就算一穷二白,这身子骨也是无价之宝了,搬运回去给欧长老、非长老,肯定能换大量的师门贡献。

    啧啧,这方世界算是来对了,根本就是宝库啊。

    “弟兄们,加把劲,赶紧打下一个落脚点,后面还有人要进驻呢。”

    于是,十里坡剑派弟子呼朋引伴,誓要一鼓作气拿下下方的据点。

    空间通道开在这里是没法移动的,如果一直有强大的怪物在通道出口徘徊游荡,师门肯定会骂死他们这支先遣队。

    别说拿奖励了,不吃挂落就不错了。

    所以,就算堆也要堆死这个怪物,就算花费再大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凸

    十分钟后,十里坡剑派哀鸿遍野,处处挂白。

    先遣队一万人全军覆没。

    对面的家伙太强了,强大得不可思议,无论下去多少弟子都跟肉包子打狗一样,有去无回。

    运气好的只是毁了飞剑,好歹捡了一条命,运气不好的一两百斤都丢在里面了。

    入口处简直白骨磊道、鲜血灌街,一将功成何止万骨枯。

    最丧气的是,装备全都丢了,一穷二白,连开荒的底气都没了。

    看到门派的惨状,苏羽轩浓密的双眉凝成一团。

    十里坡剑派最精华的弟子都在先遣队了,他们都被团灭,其他人派去再多也无济于事。

    当然,为了师尊的征服之路,填再多人命也无所谓,反正师尊有通天手段,能把死去的弟子全须全尾的送回来。

    可问题是,通道入口处根本就是绞肉机,再多弟子投进去也都分分钟变成馅子。

    这时候,师尊向她传书。

    看到书信内容,苏羽轩心中一沉。

    竟然派遣其他人开荒,师尊定是对自己失望透顶了。zw18081783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tuilixiaoshuo.com/93598/61452462.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