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还想回嘴,保安进来,动作强硬地将她们母女给“请”了出去。

    会场外,选手们将这一幕看在眼中,微微sao动起来,有些大胆的去找这两个落选者打探消息,回来告知其他人,满场哗然。

    李秋水眼见有不少人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其中就有自己看中的好苗子,顿时坐不住了。

    她不敢反抗荣小妹,便在喝水的时候故作不小心,洒了些水在江瑞轩的深蓝色西装上,然后站起身,连连道歉。

    “没事,”江瑞轩皱了皱眉,对荣小妹道:“我去整理一下。”

    荣小妹立刻跟着站起身来:“瑞轩哥哥,我陪你。”

    “不用,”江睿轩微笑着拒绝她道:“你穿着高跟鞋,走路累脚,就坐在这里继续海选吧,我很快回来。”

    “嗯。”荣小妹红着脸,高兴地答应下来。她的瑞轩哥哥真好,那么的温柔,自然就会有人心思不端,打他的主意!

    狠剜李秋水一眼,荣小妹心想,这个经纪人不能再留了!

    李秋水不知自己大难临头,只尽职尽责地想着,不能让他们辛苦筹备许久的选秀砸在荣小妹的身上,于是等一会儿,也跟着起身去了洗手间。

    她时间把握得很好,洗手间门口,江瑞轩恰好出来,看见她,微微颔首示意,便打算离开。

    “江助理,”李秋水转身唤他,见他停下脚步,回身来瞧着自己,只觉那双又黑又深的眼眸像有吸引力,令人不由自主想沉溺进去,她顿时红了脸。

    这种爱慕的眼神,江瑞轩看得太多,不仅没觉得高兴,反而厌烦得很,便不耐烦地问:“有事?”

    李秋水醒过神来,未免引起他更多反感,她急忙归拢神思,说道:“江助理,这场选秀的目的既是要培养合适的新人,也是洗清公司负面形象的关键,您觉得对待这些满心期待的选秀者们,是不是该以鼓励为主呢?”

    江瑞轩是个聪明人,她只这么隐晦地一提,他便已明白她是不满荣小妹刚才的举动。

    说实话,荣小妹那样盛气凌人,毫不顾忌他人自尊的姿态,他自然瞧不上,但心里怎么想是一回事,面上怎么做又是另一一回事。

    “你入这行的时间已经不短,应该明白有些人究其一生也无法成名,哪怕日夜勤练演技,最终也只能在各个剧组跑龙套、做替身,一辈子都穷困潦倒地活着。”

    娱乐圈的水.很.深,的确比很多职业都要残酷,有好多人并非没有颜值跟才能,但就是火不起来,他们永远都欠缺着那么一个机会。

    李秋水无法反驳他。

    “既然如此,我们身为引导者,就该严格把关……即便这些选秀者们都心怀梦想,我们依然得把那些没希望、不合适的人狠狠拒绝在门外,这样他们才能重新定位自己,找到合适自己的工作。”

    没想到江瑞轩不仅人长得帅,心地也这么的善良,李秋水一面羞愧于自己想得不够长远,一面崇拜起他来:“您说得对,是我考虑得不够周全,我很抱歉。”

    “不过,你说得也有些道理,”江瑞轩话音一转,嘴角噙上淡淡笑容

    :“每一个有梦想的人都值得被尊重,选秀者们特意从全国各地赶来参加海选,是对荣氏的信任与支持,我们应该委婉一些。”

    “您能理解就好。”李秋水激动得眼眶泛红,感激不已地看他。

    “已经出来好一会儿了,不知道里边情况怎么样,你快去看看吧,毕竟通过者以后都得靠你带着。”

    李秋水这才想起会场里仍在继续海选,连忙道别往回走。

    “快点过来吧,站着不累吗?”江瑞轩侧身看向不远处,语气略显无奈,却又含着满满的宠溺。

    没想到他早已发现自己,荣小妹踩着高跟,“哒哒哒”地走到江瑞轩身边,佯装怨怪地嗔道:“知道我累,还跟她说那么久的话,你一点都不心疼我。”

    边说,她边偎进江瑞轩怀中,一副没有骨头的柔软样,顺便嘟起嘴,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满眼渴望。

    为在选秀里出风头,荣小妹化了浓妆,脸白得像纸,衬得嘴唇愈发红艳,像带着毒的罂粟花,江瑞轩只觉得反感。

    不远处就是选秀的会场,选秀者跟工作人员时不时在走动着,江瑞轩拉住她的手,带着她进入不远处的茶水间。

    “累了就坐下休息一会儿,我会心疼,让他们看就行。”江瑞轩倒了一杯热水给她。

    荣小妹顺势揽住他的腰,纤纤细指在他身上轻轻地划过,从健壮的胸膛,到精瘦的腰身,再抚上冰凉的皮带,一副要解不解的模样:“他们哪里有瑞轩哥哥好看?我只要看哥哥就够了。”

    “你这个缠人的小妖精,”江瑞轩轻呵一声,视线暧昧地下移,却忽地一凝,目光落在她的脚踝上,喑哑的声音变成惊讶,“脚都肿了不会痛吗?就算你不痛,我也会心疼。”

    荣小妹低头看向自己的脚,她今天穿了双新鞋,需要磨合,雪白的肌肤有些泛红。都说男人重欲,没想到他不仅坐怀不乱,还能注意到自己不适,她顿时感觉像吃了蜜糖一般,满心满眼都是幸福。

    “有点痛的。”荣小妹软声说道。

    “来,坐下,我给你擦点药。”茶水间里有供人休息的长椅,江瑞轩像搀着快要临产的孕妇般扶荣小妹坐下,然后蹲下sheng,为她脱下高跟鞋,修长的手伸出,力道适中地揉捏着她的伤处。

    他边柔声问道:“还痛吗?”

    “痛,”荣小妹撅着嘴,娇声娇气地说道:“得要瑞轩哥哥继续揉揉才能好。”

    “好。”江瑞轩温声答应着,继续帮她揉搓,垂下脑袋的瞬间,脸上的神情却是一片阴翳。

    “咦,茶水间怎么被锁住了?我还想泡杯咖啡呢,真的好困啊!”这时,门外传来转动门锁的声音,将沉浸在欲海边缘的两人拉了回来。

    “嗯,我昨晚一直在会场布置装饰,到现在都没有合过眼,急需咖啡赶跑瞌睡……会不会是锁坏了吧?要不叫个人过来看看?”

    “怎么办?”荣小妹看着江瑞轩,眼底带着笑意,她是巴不得那些人看到自己跟瑞轩哥哥在一起。

    江瑞轩收敛情绪,仰起脸笑了笑,轻回一句“交给我”。

    然后他扬起声音,

    对外边说道:“抱歉,是我在里边换衣服,锁了门。大家的确都很辛苦,怪我思虑不周,等会我请所有人喝咖啡。”

    “江助理?您忙您忙,是我们打扰您,您不用客气。”外边的人连忙道歉,然后逃也似的走远了。

    过一会儿,外边已经没有人声,荣小妹便要起身离开,江瑞轩拦了她一下:“先等等。”

    压着她重新坐下,江瑞轩从口袋里掏出两个创可贴,贴在她脚上,边道:“就知道你们女孩子最爱美,需要这些小东西来保护自己,幸好我提前准备了。”

    “瑞轩哥哥,你真好。”荣小妹满心满眼地感动着,极为动容地往他嘴上香了一个,这才扭着细腰,恋恋不舍地离开。

    过后,江瑞轩安排小助理买来数十杯咖啡,温和又有礼地亲自送到每一个工作人员的手上,连那些选秀者也有份,可谓是赚足了好感。

    这时,正是午休时间,李秋水捧着温热的咖啡,只觉暖意一直从手心蔓延到她心坎里头。她心不在焉地跟通过初选的几个年轻人说着话,眼神却不由自主地跟随着江瑞轩,看他态度亲和地跟摄影小哥聊着天,只觉心里软成一团。

    常年身处娱乐圈,李秋水看惯各色俊男靓女,也看多了这些藏在一副好皮囊之下的肮脏的心……因此在跟江瑞轩相处之前,她都不敢相信,世上会有这样才貌双全的人。

    可现在认识了,她也管控不住自己的心了。

    不远处,荣小妹把她的神色看在眼里,心里气得直笑。这种年老色衰的剩女,也敢打瑞轩哥哥的主意?

    当她是死的吗?

    随手招来小助理,她如此地吩咐一番。

    小助理听得瑟瑟发抖,但前面有那个小助理的事情在前,她不敢违逆荣小妹的话,加上李秋水就是自己作死,招惹谁不好偏偏盯着荣小妹看好的男人不放,她点头答应下来。

    在荣小妹压迫感十足的眼神里,小助理快步走向李秋水,趁她不备,故作无意地撞了她一下。

    李秋水“哎哟”一声,手中的咖啡尽数洒在自己身上。

    她今天穿着一件白色t恤,为了好看,里边没有穿打底,故衣服湿了之后,贴在身上,浅蓝色的胸衣以及火辣的身材清晰可见。

    “哎呀,我不是故意的,荣总想看看这些通过海选的选秀者的资料,所以我走得急了些,”助理是真的觉得很抱歉,于是愧疚地看着她:“真不好意思,你带换洗的衣服没有?”

    作为经纪人,资料自然是在李秋水手里,别说她没有带换洗的衣物,就算带了,看助理这般急切,她也不敢先去换衣裳,于是把资料找出来,递给助理。

    助理没有接,一脸为难地样子:“荣总可能有些问题要问,你能过去一趟吗?”

    李秋水看看自己的衣服,咬牙答应了。

    作为老板,荣小妹自然不可能跟她们这些人一样挤在会场里歇息,她有专门的休息室,李秋水敲了敲门,听到里边传来一声慵懒的“进来”,便推开门进去了。

    “嘭”地一声,李秋水还没有看清里边的装饰,门就被荣小妹一脚踹上了。

    zw191024181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tuilixiaoshuo.com/70250/61452430.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