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老狗,我让你,走了吗?”

    刷!

    司徒羽脚步顿时一僵,猛然回过头。

    发现那早应该被他灭杀的少年,正完好无损的站在白雾之中!

    身上,一点伤痕都没有!

    正满脸冷笑的盯着他看。

    “这怎么可能!”

    慌了。

    司徒羽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慌张的神色!

    这可是他用二十阶精神力所凝聚的招式!

    这家伙仅仅阶精神力,按理说会被他一掌拍死才是!

    可现在……

    “我说过,在我神府之中,你才是蝼蚁,是龙你得给盘着,是虎你得给我趴着,更何况,你不过是个蝼蚁而已!”

    张尘风随手一挥。

    恐怖的精神力量,在这神府之中疯狂肆虐。

    “不可能!你的精神力怎么会突然暴涨那么多!”

    司徒羽脸色慌张,转身想要逃走。

    “在我面前,你还想逃?给我留下来吧!”

    张尘风冷冷一笑,随手一抓,庞大的精神力,立刻将那司徒羽给控制了起来。

    “给我回来!”

    “坐好了!”

    张尘风手一挥,这司徒羽的身形倒射而出,砰的砸在了地上。

    司徒羽脸上无比涨红,虚幻的青筋猛的突起。

    只觉得无比耻辱!

    因为,这三句话正是出自他口!

    而仅仅不到半个时辰,却被这张尘风一字不动的还了回来!

    “司徒老狗,你说说,现在谁才是蝼蚁?”

    张尘风冷笑一声。

    “可恶的臭小子!我要将你炼化了!我要你魂飞魄散!”

    司徒羽涨红着脸,疯狂调动自身的精神力,想要挣脱张尘风的束缚。

    想要做出最后的挣扎!

    可惜,这一切只是徒劳。

    “死到临头,还是冥顽不灵!”

    张尘风看着那从地上站起,已经直起了腰杆的司徒羽,冷冷一笑,毫不在意。

    “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在这里,你只是蝼蚁,我要你跪下……”

    张尘风高高举起手。

    猛的一放,那略带金色的精神力,也是携滔天巨力,朝着司徒羽轰然压下。

    而口中后半段话语,也是缓缓落下。

    “你便要,跪下!”

    砰!

    司徒羽浑身颤抖,毫无抵抗之力,双膝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可这还没完。

    张尘风的手指伸出,向前虚点一下。

    如同审判般的话语,也是随之落下。

    “我要你趴着,你就得,趴着!”

    司徒羽整个人被那力量玩弄于鼓掌之中,如同汪洋大海之中的一艘小船。

    身上的精神力被彻底击溃。

    轰的一声,整个人如死狗般,趴在了地上,动弹不得。

    “当然了,我要你死……”

    冷漠的话语,紧接着又是响起。

    司徒羽此刻眼中尽是惊惧之色。

    到了现在,他对张尘风的不屑于轻视,彻底的消失了,留下的,只有深深的恐惧!

    这司徒羽一扫之前高高在上的冷傲姿态,在那里大声的求饶。

    “别!别抹杀我!张尘风小前辈,求你高抬贵手,放过我吧!我知道有不少秘境,我可以带你去寻……”

    这家伙不想死,不想自己重生唯一的希望就那么破灭。

    想要用各种好处来求张尘风放过他。

    可惜,那少年的话语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停顿。

    啪。

    一道响指,伴随着最后四个字,在这神府之中轻轻响起。

    使得这神府都是微微寂静了一瞬间。

    “我要你死……你就得死!”

    淡漠的话语,如同最终审判般落下。

    这司徒羽双眼瞪大,随后整个人轰的一下,彻底消散。

    那仅存的灵魂印记,被张尘风,轻松抹去!

    “想要炼化我,就要做好被我炼化的准备!”

    张尘风心中毫无负担。

    这司徒羽对他起了坏心,想要将他夺舍。

    他当然不会放虎归山。

    对待敌人,他从来都不会心慈手软。

    “呼,还好有圣龙玉佩。”

    张尘风吐出一口浊气,抬头向上空看去。

    那玉佩静悄悄的挂在神府上空,无数金色精神力,丝丝缕缕的没入了这玉佩之中。

    原来,刚刚那些带着金色的精神力,是这圣龙玉佩之中所储的精神力量!

    张尘风刚刚不过是稍稍借用了一下。

    而就这借用的力量,却是将那拥有二十阶精神力量的司徒羽给收拾了个干净!

    在之前,就在那司徒羽将他操控,使他不能动弹之时。

    这神府上的圣龙玉佩传给了他一道信息。

    那就是引诱这家伙进神府之中!

    张尘风当时也没其他选择,再加之就算他不引诱,这司徒羽依旧会来到他神府之中,将他的精神力击溃的。

    可张尘风却没想到,这圣龙玉佩所借用给他的精神力量,会如此狂暴!

    而这圣龙玉佩应该还是处于破损状态。

    虽然表面的裂痕已经弥补好了,可是这力量恐怕还是不及巅峰时期。

    所以那精神力量也只能在张尘风神府之中施展!

    不然这司徒羽一开始岂能如此轻易的操控张尘风?

    “圣龙玉佩…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来头…父亲,又怎么会有如此神奇的东西,这一切,都太不可思议了。”

    张尘风看着那悬浮在神府高空的圣龙玉佩,面色极为复杂。

    他想起那天晚上,张志天将这玉佩交给他的情景。

    以及那邢军所说的那番话……

    张尘风心中的谜团是越来越大了。

    而这一切谜团,恐怕要找到他父亲才能全部解开!

    深吸一口气。

    张尘风按捺住心中的疑惑与不解,暂且不做多想。

    现在没有头绪,想了也是白想。

    一挥手,将神府中一道晶莹剔透的珠子卷起。

    那司徒羽消散之后,就留下了这样一枚珠子。

    不知是什么东西。

    “这东西…是什么?”

    精神力所化的张尘风微微皱眉,心中有些不解。

    双指一用力,微微一捏。

    啪的一声。

    那珠子应声破碎。

    一缕白色雾气瞬间涌入张尘风精神力所化的小人之中!

    张尘风只感觉浑身一阵刺痛,神府也是随之振动。

    一段极为浩瀚复杂的记忆,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凝丹三十三法……”

    张尘风的眼睛,逐渐亮了起来。

    这珠子不是别的什么,而是这六星丹道强者??司徒羽一生所探究的丹道知识与技巧!

    简单来说,只要这张尘风能多加运用这脑海中的技巧,那么他便能快速成为一个六星炼丹师!

    这等于答案已经在脑海中,只要你多加练习就可以了!

    六星炼丹师的根基,在此刻,已在他灵魂处深深打下!

    这司徒羽一生炼丹术,平白便宜了张尘风。

    “不过这些记忆太浩瀚了,只有完全消化了,我才能重新掌控肉身,而且,我还能趁此机会,在剩下的穴位中,凝聚灵气漩涡!”

    张尘风朝上看去。

    那圣龙玉佩中所积蓄的精纯药力,倒是能使用一番了!

    “不过,在此之前要跟夜魅姐讲一声才是,免得她担心。”

    神念一动,张尘风将讯息传递出去。

    之后便盘腿坐下,双目微闭,开始消化脑海中浩瀚的记忆。

    ……

    石殿中。

    夜魅心中无比焦急,而就在此时,那股束缚她身躯的力量突然消失。

    让她又重新恢复了可以自由行动的能力。

    她稍稍愣了一下,随后连忙跑到墓碑下。

    张尘风垂着头,双眼紧闭,丝毫没有醒来的意思。

    “张尘风小家伙!你可别吓姐姐!你可千万不能被那混蛋给夺舍了!”

    夜魅神色第一次变得如此慌张,脸上布满泪痕。

    这一路上的相处,她已经将张尘风看成亲弟弟了,所以才会那么的担忧。

    “夜魅姐…”

    张尘风的声音出现在夜魅脑海之中。

    “张尘风!”

    夜魅身躯一颤,擦去了眼角的泪水。

    面色惊喜的看着身前少年。

    只不过少年的头颅并未没有抬起,这让她不由得微微愣了愣神。

    而此刻,张尘风的声音继续在她脑海中响起。

    “夜魅姐,我并没有被那家伙给夺舍,但是我现在没办法掌控肉身,所以还请夜魅姐帮我护法…不要让被人伤了我的肉身…”

    张尘风的话语越来越微弱,到了最后已经微不可闻了。

    不过,这要交代的话已经交代清楚了。

    夜魅反应过来,擦去脸上裂痕,手中紧握长鞭,开始为张尘风护起法来。

    这时候。

    夜魅已经反应过来,看向张尘风的脸色,变得无比古怪。

    “这小子身上还真是多秘密,那司徒羽可是六星炼丹师,不仅没能将他夺舍,反倒是被他炼化了…”

    “真是,不可思议。”

    夜魅心中暗暗想到。

    ……

    三天过去,张尘风依旧没有丝毫醒过来的痕迹。

    而夜魅也不在意,依旧守护在这张尘风身边。

    可就在这一天。

    轰隆!

    通道深处,响起了一阵极为巨大的声音。

    夜魅猛的朝那个方向看了过去。

    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最不想面对的事情,到底还是要面对…

    王元那些家伙,终于来到了吗?

    夜魅咬咬牙,她本来身上的伤应该痊愈了才是。

    可是之前被司徒羽又那么一伤,导致那体内本已控制的毒素,又是重新爆发了。

    现在,她不过气海二重巅峰而已!

    而且还不能运用全部实力。

    这样若是对上王元众人,她必败无疑。

    而她已经找到了出去的出口,若是现在走还来得及。

    可是…

    夜魅看了一眼身旁闭目的少年。

    现在她大可抽身离去,可这么一来,这少年估计就会葬身于此!

    夜魅脸色阴沉不定。

    此时此刻,脑海中正在不断的天人交战。

    “走吧,你爷爷不是正等着你的生生造化丹救命吗?就别管这小子了,这小子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来。”

    “不能走,你已经答应张尘风弟弟,若是现在抛下他,日后定然良心不安!”

    这两道声音,不断在夜魅脑海中交织。

    “够了!”

    夜魅从地上站起,银牙轻咬,心中已然做出了决定。

    看向那不远处的通道口,自言自语道“张尘风救了我两次性命,我岂能抛下他自己走?”

    深吸了一口气。

    夜魅手中紧握长鞭,脸色变得极为冰冷“王元,来吧!”

    半个时辰后。

    通道口处出现了一道道人影。

    一道极为阴森的咆哮声,在这石殿之中响了起来。

    “搜!给我搜!把整个遗府翻过来我也要把这臭小子揪出来!我倒要看看那臭小子还能逃到哪里去!”

    这声音的主人正是那王元!

    这十多天,让他对张尘风的怨恨积累到了一个顶点。

    在三条通道的选择前,他中了张尘风的计策,一头撞进了陷阱之中,导致这队伍损失惨重。

    而他派出的三个气海二重天的武者,竟都被这张尘风给宰了。

    还留下了一行极为挑衅的血字。

    这连续两巴掌,都结结实实的甩在了他脸上。

    这让他如何不怒?

    “少团长!你看,那小子在那里!”

    身旁丁向的眼睛微微亮起,看到了那端坐在石碑下的张尘风。

    这地方如此昏暗,而且相离距离如此遥远,这丁向竟然能一眼就看到张尘风所在位置!

    这一双眼睛,恐怕有点不寻常!

    “走!我倒要看看这小子捣什么鬼!”

    王元脸色阴沉,身子直接从通道口跃了下去。

    丁向等人也都是紧跟其后。

    夜魅看着朝她快速掠来的众人,不由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那紧张的情绪,在此刻也是逐渐平静了下来。

    事到如今,唯有一战!

    刷刷刷!

    王元等人的身影,出现在墓碑之前。

    看到墓碑上的那一行字,眼中流露出震撼之色。

    可当王元扫到这墓碑下低头端坐着的张尘风,眼底却是浮现了一道极为怨毒的神色。

    “臭小子!我终于抓到你了!给我上,把这臭小子带到我面前!”

    王元开口吩咐道。

    其中一个狗腿子面色狰狞的踏前一步,正想要将这张尘风带到王元面前。

    他也不笨,见到这低着头,气息微弱的张尘风,知道后者现在肯定无还手之力。

    只不过当他才刚刚踏出一步时。

    一道破空声猛的响起。

    随后啪的一声,狠狠甩在了这狗腿的脸上。

    “啊!”

    那狗腿不过气海一重天,直接被这鞭子给抽飞数米!

    “谁敢上前一步,就是这个下场!”

    一道女子身影,从墓碑后站了出来,冷冷的扫视着众人。

    “夜魅!”

    王元的脸色逐渐阴沉了下去,狭长的眼眸中闪过一道阴狠之色。

    “王元,这十多天来,你们黑鹰战团的对我可真是关照,你们放心,此追杀之仇,我可是会好好的报答报答你们!”

    夜魅面若寒霜,冷冷道。

    “你恢复了实力?”

    王元脸色很是难看。

    不由得退后了一步。

    这夜魅若是没被下毒,那实力可是达到气海四重天!

    根本就不是他们在场任何一个人可以对付得了的!

    “你说呢?”

    夜魅面无表情的反问道。

    这夜魅虽然并没有回答,但这回应,却也使得这黑鹰战团的众人,引起了一丝sao乱。

    一个气海四重天的武者,谁也不想去招惹。

    王元脸色阴晴不定的从夜魅与张尘风身上扫过,心中很是不甘。

    有一个气海四重天的武者守护,他今日怕是没办法收拾这张尘风了。

    而就在这时。

    那眼中一直闪烁着异色的丁向,突然从队伍中走了出来。

    对着夜魅开口道“夜魅小姐,你唬人的本事的确很厉害,但却逃不出老夫这一双眼睛!”

    话音落下。

    这丁向身后浮现一道图腾印记。

    印记之中,显露出一双无比妖异的紫色瞳孔!

    “老夫觉醒的乃是一双紫瞳!你身上隐藏气息之物,在我眼前,无所遁形!”

    丁向冷冷的说道。

    他这紫瞳图腾,刚好能够看破一些幻境也能探查出对方的气息。

    这夜魅身上虽然有灵器遮掩气息。

    但在这丁向眼下,却等同于无!

    “少团长!她并没有消除体内毒素,她,现在不过是气海二重天而已!”

    丁向话语刚一落下。

    在场的气氛都是发生了变化,一个个的脸色都是阴沉了下来,他们居然差点被这一个气海二重天的武者给吓唬住了?

    这让他们感到很是耻辱。

    夜魅脸色猛的一变。

    她没想到这丁向居然有看穿她实力的本事!

    这下,可就麻烦了!

    “呵呵,想不到堂堂伽罗拍卖场的银牌执事,居然有如此唬人的本事…”

    王元脸色阴冷,好像一条毒蛇。

    夜魅的心,也是随之掉入了谷底!

    “黑鹰战团听令!若是谁擒下此女,此女,就归谁处理!”

    这话使得手下众人都是目光微微亮起。

    呼吸声都变得粗重了起来。

    他们当然知道这归谁处理是什么意思!

    咕噜。

    不少人目光灼热的盯着夜魅,不由得吞起了口水。

    这女的,可是极品啊!

    看着四周围满脸yin邪的众人,夜魅脸色很是难看,银齿紧咬嘴唇,手中紧握长鞭,手心都溢出了汗水。

    若是落在这群禽兽手上,她宁愿死!

    这时候,终于有人按捺不住。

    朝着夜魅狠狠扑去。

    啪!

    夜魅手一挥,长鞭挥出,在空中响起一道道破空声。

    可刚刚击退一人后,又有另外一个狗腿却抓住机会,猛的从另外一个方向发起了进攻。

    这些家伙一个个凶狠得好像豺狼一般,而夜魅则像是他们所争抢的一块肉。

    夜魅心中叫苦不已,体内灵力的大量流失,使得她压制的毒素又是开始sao动起来。

    这王元不知是从什么地方弄到此等毒药,威力居然如此强大!

    四周围压力越来越大,也使得体内毒素运行得也越来越快!

    此消彼长之下,她恐怕连半个时辰都无法坚持得住!

    情况,变得极为危急!

    ……

    “丁向长老,你难道不想下场玩玩吗?”

    王元看着身旁的丁向,若有所指的说道。

    “呵呵,还是少团长了解老夫,这样,老夫就不客气了!”

    丁向的嘴角微微向上勾起,眼中闪过一道极为yin邪的光芒。

    这老家伙,竟也想得到夜魅!

    丁向身后双瞳逐渐浮现。

    观察起这场上情况。

    这老家伙实力明明达到气海三重天!

    可却依旧如此小心谨慎。

    “天落雷鞭!”

    夜魅手中长鞭一挥,将几个家伙狠狠的扫飞出去。

    只不过这却也让她身后中了别人一掌。

    噗。

    夜魅体内气血翻涌,忍不住吐了一口鲜血。

    气息变得极为萎靡。

    只不过,她并没有因此倒下。

    “天魅雷狐!现!”

    夜魅强撑着身躯,身后浮现一道闪烁着雷电光芒的银色图腾。

    图腾印记上,显露出一闪烁着雷光的妖狐!

    那妖狐双眼闭合间,浮现一缕缕电芒!

    整个图腾印记,银光闪烁,汹涌出无边威力。

    “复合图腾!”

    丁向的脸色微微变化,紫瞳之中浮现惊愕之色。

    他没想到,这夜魅竟然是一个复合图腾的拥有者!

    众所周知,武道世界,图腾分为四大类。

    自然系,兵灵系,兽灵系,异化系。

    张尘风的九霄太虚蟒,则是属于兽灵系。

    这丁向的紫瞳图腾,则是属于异化系!

    而这大陆上有一些武者,所凝聚的图腾可能会横跨两大类别!

    就比如…

    这夜魅的天魅雷狐。

    既有自然系的特征,也有兽灵系的特征。

    这种图腾,则被称之为复合图腾!

    这种人物,万中无一!

    乃是天才!

    这无论放在哪个势力中,都会被人重点培养!

    “这家伙,肯定不只是伽罗拍卖场的普通银牌执事!”

    丁向脸色微变。

    这种家伙,在伽罗拍卖场的地位绝对不低!

    “该死!那家伙不是说她只是一个普通的银牌执事吗?”

    王元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双手死死的捏在一起。

    可到了这种地步,他没可能放过这夜魅!

    “一不做二不休!我们来个死无对证!都给我用全力!将这女的给我宰了!”

    王元狰狞的吼道。

    “想杀我?吃我一箭!”

    夜魅松开手中长鞭,手中出现一把劲弓。

    别忘了。

    弓箭,才是她最为拿手的武器!

    藏了那么久,也是时候,爆发了!

    刷!

    三箭齐发,却只响起一道破空声!

    这三箭的频率,竟然一模一样!

    三箭,直接命中三人胸口,直接灭杀!

    这血腥的一幕,使得这黑鹰战团的众多武者都是停下了攻击。

    眼神变得闪烁不定。

    “大家别跟她硬拼!将攻击都放在那小子身上!我们耗死这家伙!”

    丁向目光一亮,察觉到这夜魅从未离开过那张尘风半步!

    当即大声喊到。

    众人本来有了退却之意,可经这丁向那么一喊,一个个都反应了过来。

    是啊,他们可以不跟这夜魅正面对抗,去对付那小子的话,倒是能让这夜魅压力更大!

    虽然这手段是无耻了点,可是那又如何?

    。

    b190327q1g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tuilixiaoshuo.com/51818/61452326.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