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世襄是真的想要招揽江小鱼。而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他对常珂所说的,他需要一条真正的鹰犬。

    其实在晚宴开始之前常珂和王世襄就此事讨论过。

    “老师为何突然说自己想要一个鹰犬?”常珂是有些诧异的。

    在帝都官场,或者说在全天下的官场上,官员有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需要处理,都是让一些心腹手下去解决的。

    尤其是一些阴暗面的事情。

    所以做这些活的人也被称为鹰犬。他们不是简单的打手。

    因为打手做事不需要动脑子,只要主人下令去打谁,打手就直接开干了。

    鹰犬做事要更加的细致。他们要懂得如何为主人分忧。要明白如何帮主人解决问题而不给主人添麻烦。

    一条好的鹰犬是证明一个官员当的到位不到位的评判标准之一。如果没有一条好鹰犬,那就证明你还没懂得官场的利害关系。

    王世襄不懂吗?他自然是懂得。只不过从前的他是兰台言官,做的都是清流之事。所以不需要考虑这些问题。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现在不同了常珂。我现在不是清流言官,既然已经涉及到了地方政务,我以后也不可能去当清流言官了。”

    王世襄说的不假,只有清流官员从清贵转为俗务之职,还没有俗务官转为清流。

    “当了俗务官,以后是没有机会参政机要,入不得军机处了。”

    王世襄淡淡的说道。

    可以说他这一次为了皇室来江城铲除钢铁厂的右相势力可是付出了不少的代价。

    当然其中是否还有其他的隐情就不得外人而知了。

    “我为俗务官员,那么就需要培养鹰犬了。江小鱼很合适。出身低微卑贱,父母双亡没有牵挂。”

    “但是却知道感恩。我已经让人调查过了。江城这些年来帮助过他的人,他都一一偿还了恩情。”

    “而且他做事老练,对待敌人够很辣而且还有办法。从这些方面来说,他是最适合的鹰犬人选了。”

    王世襄如此说着。

    “他有想要的东西。而他想要的东西恰好我还能给他。”

    常珂对于老师所说的话有些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她只能呐呐的说道:“但是江小鱼会同意吗?”

    “会的。从他在江城所作所为的一切来看,他是个有情有义的势利小人。”

    “他想要入太学府,但是他的成绩不够,我有办法帮他。”

    “但是他入太学府有六年时间学习,这岂不是帮不到老师?”

    “呵呵,放长线方能掉大鱼。”

    在宴会前王世襄和常珂说了很多,都是关于如何让江小鱼为自己效力的。

    在王世襄看来江小鱼这样的人还是很好掌控的。出身于小地方,没见过什么市面。虽然有些本事,但还是逃脱不了见识不够。

    所以当王世襄觉得适时的给点甜头给江小鱼尝一尝的时候,江小鱼多半是会上钩的。

    因为人只要有所求,那么就有破绽。果不其然,当王世襄表明自己可以帮江小鱼进入太学府之后,江小鱼立刻表现出了一种恭敬。

    这并不代表王世襄收服了江小鱼。

    但是要钓鱼就要放饵,香饵之下才有死鱼啊。想要让一个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那是必须要反复敲打的啊。

    而且说是给江小鱼一个推荐信,但是什么时候写,怎么写,这都是要商量的。

    不过王世襄却并不知道,江小鱼对于他投放对的饵料其实并不是很想吃。

    反而是觉得自己投放的饵料这位王大人开始咬钩了。

    “多谢大人抬爱,只要大人有用得着卑职的地方。卑职愿效犬马之劳。”

    江小鱼毕恭毕敬。

    王世襄拿腔拿调:“最近江城命案增多,这对于江城来说不是一件好事。”

    “对对对。”江小鱼除了对之外还能说什么呢。

    “本官来江城也不是来度假的。所以江城的命案要抓抓紧啊。就比如说这乔三杀妻的案件。”

    “这个案子就很麻烦啊。死者娇娇的身份就很特殊。一个处理不好,就很容易引起问题。”

    王世襄拿捏着说道:“到时候老夫有麻烦,江首领你也有麻烦啊。”

    江小鱼的表情变得有些犹豫:“但是杀人者乔三已经被捕了啊。就算是娇娇的哥哥是右相的心腹,他也怪罪不到我头上啊。”

    王世襄笑了笑,一副你不懂的表情说道:“在帝都,大人物的想法是很复杂的。他们觉得你错了,你对的也是错了。他们觉得是对的,错的也是对了。”

    “你别看娇娇的兄长是个管家,但实际他的身份亮出去,就连当朝三品也是要给点面子的。他只要随意说一句话,下面就会有人揣摩他的想法。”

    “即便不是他的本意,但是也会有人去做一些事情的。比如说让他不高兴的人消失掉。”

    “对于帝都的大人物来说,你江小鱼就是个不值一提的小臭虫啊。你负责江城治安,结果治安这么乱。你要不要负责呢?”

    江小鱼的表情很凌乱:“这……也未免太为难人了!”

    江小鱼看着王世襄,脸上的表情全是无辜之色。

    “呵呵,你是不是觉得老夫不提自己会怎样?因为我知道我会没事毕竟老夫朝中还是有些朋友的。还没有到随便有人乱动我的地步。”

    “而我看你是个可造之材,所以我才想点醒你一下。”

    王世襄一副为了江小鱼好的模样。

    江小鱼也非常配合的问道:“那如何才能让上面之人不注意这件事呢?”

    王世襄摸了摸胡子一脸和煦的笑到:“找一个更大的事情转移视线啊。江首领这么聪明,应该知道怎么做了。”

    zw191024181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tuilixiaoshuo.com/175018/61452454.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