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

    张军尴尬的笑了笑。

    趁着病人的空当时间,两个人聊了起来。

    她们是从小到大的老邻居、又是多少年的老同学,所以有好多的共同语言。

    “我那天看见伯母了。”

    “哦,在哪?”

    何媛媛继续说:“那天我休班去银行办事,看见伯母的,发现伯母还是那么年轻。”

    张军挤了一下眼睛问:“给自己存了多少嫁妆了?”

    “讨厌!”何媛媛的脸一红,轻轻的回应了一句。

    看着对面的老同学,张军的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她们在初中、高中的时候非常的要好,只是因为一些事情而分开了这么多年,几年当中的第一次真正的交谈,不由得想说很多的话,有很多的话想问。

    只不过屋子里的人太多,他们实在没有办法过多的交谈,张军只好默默的看着她在忙碌。

    随着脚步声,方霞抱着女儿走了进来,她将化验单递给了何媛媛。

    “一切正常,我给你开点小药,明天就没事了。”何媛媛说着,从自己的抽屉里拿出一张挂号单,写了起来。

    方霞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何媛媛拉过莉莉说:“阿姨给你处理一下。”

    简单的换药很快就完成了,小莉莉也高兴了起来。

    “谢谢阿姨!”

    方霞对着何媛媛千恩万谢,弄得何媛媛非常的不好意思。

    何媛媛将他们送出了门,张军似乎有很多的话没有说完,也只好无奈的和何媛媛摆摆手道别。

    走出医院的大门,顿时觉得空气格外的好,西转的太阳不在是那么的刺眼,温度也有了一些回落,浑身上下的每个汗毛孔都是那么的舒服。

    杨佳慧撅着小嘴说:“这里一股子怪味,真不是人呆的地方。”

    方霞看着两个年轻人捂着嘴乐了起来,她觉得他们之间应该有什么故事在发生,便主动的说:“买点菜,到我家喝酒去。”

    “我不去!”杨佳慧一副生气的样子。

    “走吧!走吧!”方霞笑着说。

    方霞看着张军说:“到我家喝点酒,一会王俊来也来。”

    张军站在台阶上不知道如何是好,他的心里七上八下的,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他无可奈何的看着杨佳慧,而杨佳慧却抬着头看着蓝天。

    懂事的小莉莉拉着杨佳慧的手,说:“小姨,你都好久没看我的作业了。”

    “那好吧,小姨帮你看作业去。”说完,便狠狠的盯了一眼张军。

    菜市场里人头攒动,摊主们生意格外的兴隆,两个女人带着孩子在前面走走停停,四处搜寻着各种美味食材,而张军只能跟在后面充当可怜的力工。

    方霞回过头看见可怜的张军,笑着问:“大军,爱吃什么?”

    “什么都行。”

    杨佳慧在一旁插话说:“人肉也吃?”

    “我去买瓶老醋给佳慧喝!”方霞嗤嗤的乐着。

    “本来就是老同学嘛,又是一起长大的,也没别的什么事情。”张军跟在后面极力的狡辩。

    “我没说什么呀,咋还心惊了?”

    “我看你们是一对活宝!”方霞说。

    张军一肚子的委屈,没办法,谁让碰到了这么一个刁蛮的杨佳慧呢。

    他左顾右盼寻找着她非常爱吃的鲍鱼,果然在一家海鲜摊位上发现了,各位看官,此鲍鱼非野生的澳洲鲍鱼,养殖的鲍鱼还是很廉价的。

    买了几只鲍鱼之后,依旧默默的跟在她们的后面,无奈的当着可怜的力工。

    小莉莉转身来到张军的身前:“叔叔,我帮你拿一样好吗?”

    张军腾出一只手领着她说:“叔叔能拿动,叔叔给你买香蕉好吗?”

    “谢谢叔叔,我家有香蕉的。”

    “那买点别的什么吧!”

    “不用了,我妈妈都买了。”说着,又蹦蹦跳跳的跑到了方霞的身边。

    没一会的功夫,几个人就买了一堆,方霞看了看说:“太多了,回家吧!”

    “好的。”杨佳慧和张军同时回答道。

    “敢学我说话!”杨佳慧说着,偷偷的轻轻的敲打了一下后面的张军。

    方霞的家距离这个菜市场并不很远,几个人拎着大包、小包溜溜达达就来到一个小区的附近,方霞用手指着其中一座楼房说:“大军,我家就在那个搂。”

    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他看到一座五层的楼房就在不远处,灰白色的墙体,整个楼不算太新,也不算很老的样子。

    他们顺着小道往里面走,小区的环境还不错,虽然不像豪华小区那样有假山、小桥、广场,但是卫生倒也干净,健身设施也很齐全。

    方霞的家不算大,是一个标准的两居室,屋内的装修虽然是几年前的流行样式,但是保持的非常的完好,整个屋子被收拾的井井有条、一尘不染。

    张军忍不住说了句:“芳姐,你真是个干净人!”

    “呵呵,你以后找老婆也得这样呦!”方霞打趣的说。

    “必须的!”张军点了点头说。

    “哎呦!”张军捂住大腿,惨叫了一声。

    第25节秀色可餐

    第25节秀色可餐

    张军捂着受伤的腿,一瘸一拐的进了厨房,杨佳慧自己找了件围裙穿了起来,说:“芳姐,你陪莉莉去吧,这里归我了!”

    “好吧!”

    杨佳慧虽然娇生惯养,不过做菜的功夫却是很不错,只见她拿过一个小盆,认真的把买来的对虾洗干净,才坐在桌子前把洗净的虾上下活动着,她用小刀在虾的前端拉出一个小口,然后用一支牙签轻轻的在虾的后端挑出一根筋来。

    张军看着好玩,就坐在了她的身边,也学着她的样子挑着虾筋。

    一只、两只……

    挑好的虾被整整齐齐的码放在一个盘子里。

    杨佳慧站起身,在案板上剁起了蒜末、姜末、葱末,把它们放入一个小碗,兑上老抽、料酒、盐、糖、番茄汁等作料。

    她将小碗放在装有对虾的盘子上,再将盘子放在一旁。

    “做什么菜?”张军好奇的问。

    “油闷大虾!”

    “我还买的鲍鱼呢。”张军说着,从一旁将鲍鱼翻了出来。

    “我最爱吃这个了。”杨佳慧咯咯的乐了起来。

    “所以我特意买的。”

    张军压低了声音说。

    “这种养殖鲍鱼其实比野生的澳洲鲍鱼嫩,虽然价格便宜好多,但是我还是爱吃这样的。”杨佳慧一边说着,一边取出一个小勺,非常小心的挖出鲍鱼的肉。

    “咱们做四个,剩下的留给芳姐吧!”

    。

    y190523wh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tuilixiaoshuo.com/165198/61452362.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