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雯澜依偎在他的怀里,看着死不瞑目的黑衣人首领。

    “要是这点默契都没有,还成什么亲?”

    秦骁笑了起来。

    “你这性子真是一点儿没变。”

    哪怕换了具身体,还是那样的性子。

    其他黑衣人见首领都死了,对秦骁和苏雯澜更加忌惮。

    他们散开,将两人围在中间。

    可是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秦骁带着苏雯澜,骑在马上,主动冲破他们的包围圈。

    那些黑衣人没有追过来。

    显然,没了黑衣人首领的约束,他们并不打算与秦骁不死不休的战斗下去。

    整个村庄被火焰吞噬了。

    秦骁好不容易找到一具没有损坏的尸体,检查着他的死因。

    “是毒。”

    秦骁和苏雯澜异口同声地说道。

    “先是用毒将整个村庄的人都毒死,再放了一把大火将这里烧成灰烬,这样就没有人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到底是谁?

    为什么要这样做?”

    秦骁说道:“天快亮了。

    累吗?”

    “不累。”

    苏雯澜说道:“我从来不是什么娇娇女。

    你别担心我了,先找个地方落脚,等天亮查一下这件事情。”

    “看来我们希望中的男耕女织又泡汤了。”

    秦骁轻叹。

    “这对我们来说是不是真的就是一种奢望?”

    苏雯澜睨他一眼:“你为什么这么执着?

    难道现在的生活让你不满意了?”

    秦骁垂眸:“有人打扰我们,有什么满意的?

    总是有人阻碍我们,当然不满意。”

    天亮时,两人再次回到村庄。

    事实上,刚才他们也没有走远。

    只是不想黑衣人纠缠,所以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先隐藏起来。

    “真的烧光了。”

    房子和尸体都烧成灰烬。

    那些农田倒是还有残影,但是农作物也被毁了大半。

    苏雯澜说道:“发生这样的事情,为什么官府没有动劲?”

    “没有人报官,谁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普通百姓都是胆小怕事的。

    整个村庄都被屠杀的事情谁敢沾上?

    等官府的人发现这里的异状,只怕要十天半个月了。”

    秦骁说道:“我们现在先去报官。”

    两人骑着马,很快就来到了县衙。

    而通过打听,他们也知道这里是距离京城五天行程的方林镇。

    当他们报官的时候,官府的人还不相信。

    可是这么大的事情,正常人怎么可能拿来开玩笑?

    再看这两人谈吐不俗,明显不是普通人。

    县令亲自带着衙役来到这个消失的宁安村。

    “真的被灭村了。”

    年近五十的县令瞪大昏花的眼睛,满脸惊骇地看着面前的画面。

    “怎么会这样?

    什么人这么罪大恶极?”

    “县令大人,昨天晚上我们还和那些黑衣人交手了。

    那些人身手不凡,明显不是普通的凶杀案。

    县令大人想好怎么查案子了吗?”

    秦骁把玩着腰间的玉佩,那语气仿佛只是与县令闲聊。

    可是年迈的县令满头大汗,像是被人掐着脖子似的。

    “这个……我会仔细调查的。

    这位公子,真是谢谢你提供的线索。

    那要是没有别的事情,本官就去调查线索了。”

    县令说道。

    。

    y190523wh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tuilixiaoshuo.com/116422/61452318.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