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像很懂我?”墨权抬眸,温柔一笑。人一旦软弱起来,对人也心善起来。

    他现在都开始有朋友了,也有数不清的软肋。

    哈尔给了自己重重一击,他就已经千疮百孔,一击必杀了。

    如果不是乔治娜救了自己,躲开了劫难,他怕是尸骨无存了。

    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感谢她,还是痛恨她。

    “没……没有,就是因为……这件事似乎因我而起,我有些愧疚罢了。”

    “那你不用愧疚,就算没有你,他也会这样的。”

    “为什么?”

    “因为……我是顾希继位的最后一道障碍,我是养子中的典范,所有人都能看出我居心叵测,对家主之位有所企图。杀鸡儆猴,为了给余下的养子一个警告,也是断了墨尔德对外的树敌。我死了,顾希上任,将是个全新的时代。”

    “所以,就算没有你,家主也会找别的事情借题发挥,把我推到现在的处境。其实我一直都甘愿做他的棋子,也一直明白自己的身份,只是我不曾想……二十多年的情分,他竟然如此……毫不犹豫。”

    如此绝情,狠毒,亲自把他推入了万丈深渊。

    他还斗什么?

    他最在乎的人,给了他一刀,希望他死。

    他从未体会过父爱,但他却做到了一个儿子该做的。

    他还想过让哈尔后悔,让他明白自己比顾希可靠,只有自己对他忠心耿耿。

    可是现在看来,根本不用等到那个时候,要不是乔治娜,自己真的可能没命熬下去。

    乔治娜听到这话,心狠狠的疼着。

    越是走近一个人,越能明白一个人。

    “你就没有别的路可以走吗?我可以帮你啊,要不……你来克莱德做事,我罩着你,谁都不敢欺负你。”

    “大小姐,你想的太简单了。我只会给克莱德带来麻烦,我毕竟是家主的养子,虽然现在两个家族有交好合作的迹象,但是也互相防范,都在提防着对方。我要是进入克莱德,怕是所有人都提防着我。”

    “而且,你爹地也不会同意的。”

    “那这样吧,你留在我身边,做我的贴身保镖。我护着你,你既不会干扰克莱德,也不会背叛墨尔德,你觉得怎么样?”

    “你这么费尽心思的帮我想办法,你难道……喜欢上我了?”

    墨权突然蹙眉,怀疑她的动机,大步上前。

    她瞬间紧张起来。

    “才,才没有,我怎么可能喜欢你!我就是看你可怜……可怜你懂不懂……”

    她结结巴巴的说道,不断后退。

    “那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向日葵?难道不是特地调查了我的喜好吗?”他的大手压在她身侧的墙壁上,瞬间把她压在了怀里。

    她,无处可逃。

    她眼神躲闪,根本不敢对上他的视线,全身的血液仿佛冲上了脑袋,脑袋里嗡嗡作响,脸颊滚烫。

    “你……你胡说,我猜的……”

    “你喜欢我,对不对?”

    “我……我喜欢利昂……”

    “可你从不在我面前提他。”

    墨权眸色渐渐深邃,俯身吻了下去。

    她愣住,从未想过墨权竟然这么直接。

    这个吻来的猝不及防,她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没有回应更没有防守,任由他予取予求。

    男人品尝着她的美味,有些食髓知味,一时间竟然舍不得松开。

    良久,他才分开,舔了舔性感的薄唇,道:“你看,你都没有推开我,还说不喜欢我?”

    “胡……胡说八道!”

    她清醒过来,用尽全身力气,一把把他推开,狂奔而去。

    墨权看着她落荒而逃的样子,嘴角勾笑,但这笑也很快冷却下去。

    他看着怀里的向日葵,若有所思。

    她一路上都心神不宁,震惊于墨权说的话。

    他竟然那么笃定的说自己喜欢他,这简直就是荒谬之谈。

    她只是同情而已,她喜欢的人应该是利昂。

    她一路开车来到了墨尔德,匆匆忙忙的找到了顾希。

    “你怎么来了,是墨权出事了。”

    “他没事,我有事,你再告诉我一遍,你喜欢谁?”

    她神色焦急,似乎很急于知道答案。

    “怎么突然问这个?”

    “赶紧说!”

    “顾念暖。”

    “完了完了?为什么我一点都不难过,也不生气!你再多说一点,多夸夸她,顺便说一说我的缺点。”

    “我和她一起长大,她什么样子我都瞧见过,也不知道喜欢她什么,总之就是知道,这辈子非她不娶。你也很好,只是我心里已经有人了。”

    “为什么我还是不生气!”乔治娜急得团团转。“那……那我告诉你,我跟墨权亲吻了,你生气吗?”

    “我为什么要生气?”

    “是啊,只有不喜欢的人,才不会关心你和谁亲吻。所以……你说你喜欢顾念暖的时候,我无动于衷,心底一点波澜都没有。同样,我说我跟墨权亲吻,你内心也一点感觉都没有。难道……我真的喜欢墨权了吗?可当初我明明很讨厌他啊。”

    “你现在才发现你喜欢墨权吗?”

    “什么意思?难道你早就发现了?”她愣住。bsp; “也不算很早,大概从你主动去他住处找他的时候开始。你对墨权一开始内疚,觉得他被革职是因为你。你心有不忍,所以去探望。但……了解多了,走入他的生活,你开始被这个人吸引。你渐渐开始关心他的喜好,你都没有关心过我的喜好,你没发现吗?”

    顾希这话一语点醒梦中人。

    是啊,她都没有关心过顾希的喜好,长这么大也是第一次如此费尽心思的去了解一个男人的喜好。

    去他经常光顾的花店,去他的家里寻找蛛丝马迹,甚至为了救他,煞费苦心,伪装成绑匪。

    她什么时候对男人如此用心,都是那些男人上杆子的对自己好。

    难道……她真的喜欢墨权了?

    她以为围着顾希团团转,就是喜欢。

    原来……这样也算喜欢?不清不楚的,也算吗?

    “算……算喜欢吗?”她迷茫的问道。

    “这种感情,从没有准确的字面定义,时间久了,你的心自然会回答你。”

    她闻言,下意识的抹了抹心口。

    那这儿的答案到底是什么?

    b190327q1g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tuilixiaoshuo.com/116406/61452438.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