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吃莲藕最好不过了。无论做汤、清炒还是凉拌。

    酱鸭也是这个季节最好的下酒菜。

    把八角、桂皮、陈皮、茴香籽、花椒等香料用干净纱布扎成香包;

    炒锅置旺火上烧热,舀入猪油烧呈七成熟时,将鸭子下锅炸至金黄色,捞起沥去油;

    原锅留油少许上火,把甜面酱入锅炒香,舀入适量清水,放进香包、姜块、葱白、红干椒、料酒和鸭子,用中火至入味,然后将鸭取出。

    另外藕节是一味良药,具有健脾开胃、养血、止血的作用,还能改善气色。

    ……

    几人吃的暖锅,这家暖锅店刚开业的时候,由于天气和其他原因生意一般,处于亏损状态。

    暖锅店的大老板朱来顺为了做一些改变,和几个股东合计出了一个优惠活动。

    那就是来这里吃暖锅的和烧烤的,每个人只要交20文钱就可以除了roulei之外不限量吃一天的菜。

    目的是积累食客、获得好口碑。

    这个优惠活动先试一个月,等大家伙都喜欢上吃这里的暖锅了,再慢慢恢复价格。

    他们也做好了前期会亏损的准备,觉得只要大家喜欢上暖锅,到了秋冬就能几倍赚回来。

    这活动一开始果然效果很显着,从以前惨淡的生意到后来每天几百人的客人。

    甚至生意最好的一天超过八百人,就这样生意好得似乎超过了所有人的预想。

    想不到,天有不测风云啊,半个月前,来了个牛三爷,带着一帮人,要强收什么平安费。

    而且一开口就要二百两一个月,福掌柜跟着朱来顺气不过便和他们顶了几句嘴,却被他们拳打脚踢。

    这朱来顺被打之后,愤愤不平去报官,可官府根本就不搭理他,官差还把他赶了出去。

    原来这牛三爷在县衙里是有靠山的,他的妹妹是什么官的正房太太呢。

    这样一来,朱来顺也就认命了,觉得二百两虽然多,但为了以后店铺的平安还是答应交了。

    但其他几个股东就不乐意了,本来弄了这个优惠活动之后,店里每天就要亏上二十几两银子了。

    再交这么贵的平安钱就更亏的多,何况这平安钱还是一直要交的。

    那些来这里吃饭的人,绝大多数就是图个新鲜和好奇,很多人进来就不点肉,大吃大喝一顿。

    一个人就算吃上三四斤菜,吃个一天下来,也不老少了。

    还有一些人就专门挑选贵的菜使劲吃,那些便宜的白菜和萝卜,葵菜还有节节菜之类的碰都不碰。

    而且他们有些人从中午就可以吃到晚上,导致有些人一天就能吃掉六七十文钱。

    如果朱来顺继续坚持要交这个平安钱,其他股东就要退股,还要让朱来顺赔偿损失。

    朱来顺愁啊,可他想他就一个平民,怎敢跟牛三爷的人斗?

    那样的地头蛇,真要惹急眼了,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让自己吃牢饭!

    朱来顺想这平安钱就先自己出了吧,当花钱买平安。

    反正,生意现在还不错,等几个月天气冷下来,就能赚回来了。

    可万万没想到,那个牛三爷,前几天带着一帮人来吃饭,突然就看上了在店里帮忙的朱来顺的妹妹朱小七。

    就在昨儿店铺刚打烊的时候,他又来了。

    强求不成,就硬是将朱小七抢了去,说是要给他做第六房小妾。

    朱来顺见小妹被抢去,哪还受得了这个气,就拿了一把菜刀出来和牛三爷拼命,却哪里是那些泼皮无赖的对手啊。

    他被打了半死,直接就昏了过去。

    还有朱来顺的两个堂弟也被打伤了,这不三个老板如今全都受伤下不了床,其他两个合伙人害怕,也不敢露面。

    出了这样的事,福掌柜和伙计们还有什么心思做买卖啊。

    今儿上午他就打发了伙计们先回去,等朱来顺身体好一些了,再做决定。

    “唉,祸不单行啊,朱老爷是好人啊,可惜命不好啊……还有那朱小姐,如今也不知道怎么样了,呜……”

    说着说着,福掌柜竟嚎陶大哭起来。

    叶清一行人听完福掌柜的解释,全都面色沉沉,尤其是霍子孟更是气的双眉倒竖,脸色铁青。

    他双手握拳,骨节捏的嘎嘎作响,大声吼道:“想不到在这圣人出生之地,居然有这样的恶霸?

    那个牛三爷背后的人到底是什么官,竟敢如此包庇恶霸在这城里胡作非为!”

    钱君宝和叶清对视了一眼,才看向福掌柜道:“福掌柜的,你也不要太伤心了。

    你看,我们可都是大老远冒着暑气慕名而来的,现在也饿得很,要是店里还有吃的,就赶紧做一些出来。

    让我们先吃饱喝足,然后呢,我告诉你,这位大个子兄弟可是认识很多比这芝城县太爷还要大的官。

    而且他手底下也有一帮身手不错的兄弟,只要今天让我们吃的高兴,他一定会帮你们救出朱小姐,并且让恶霸受到他该有的惩罚的。”

    钱君宝这一席话,不但让霍子孟听得一愣,也让福掌柜直听得扭着头半信半疑。

    他看看霍子孟,又看看钱君宝,见他长得英俊,穿得气派,一副贵人的模样。

    再看着其他几位女子也是一副很赞同的样子,最后他一咬牙,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决心,用帕子擦了擦眼睛。

    说道:“这位公子还有这位猛士,如若你们真能救回我们小姐,别说你们要吃一顿好的了。

    就算你们天天来吃,想必我们朱老板也会答应的!”

    他慷慨激昂的说完,很快面色又泛起一抹红,尴尬地道:“只不过,不瞒客官,要说菜肉,店里还是有的。

    但厨子也被小老儿早些时候就打发回去了……小老儿算账还行,这做菜着实不拿手啊……您看这……”

    说完福老头的眼泪花子又要落下,一脸忐忑的看着钱君宝。

    叶清闻言,看了一眼钱君宝,然后开口道:“有菜就行,这一顿我来做吧!”

    说完,她转过头看着霍子孟又道:“子孟,既然我相公已经答应下来这件事,还希望你能尽力帮忙,如果需要什么尽管和我开口。”

    霍子孟见叶清同意了,一时豪气顿生道:“不需要什么,小的这就出去跑一趟,半个时辰之后就回来,兴许还能赶上夫人做的好吃的!”

    叶清点了点头,笑道:“一定会留着你那份的,你去吧,辛苦了。”

    霍子孟朝叶清和钱君宝一抱拳,也不啰嗦,很快跑了出去。

    叶清目光转向面色恢复了些的福掌柜,挥挥手道:“福掌柜的,麻烦你带我去厨房,顺便帮着烧一下火行吗?”

    福老头闻言,迅即回过神,点头如捣蒜道:“好,好……我这就带你去……”

    不用叶清再说什么,冬曲就跟在叶清身后去帮忙,林晴晴和施羽裳也想去,但叶清阻止了她们。

    林淼淼若是没有人近前看着,很容易做些傻气的事情,施羽裳又是个孕妇。

    左右自己一个人也能忙得过来,现在有两个帮手已经足够了。

    片刻之后,福掌柜的已经知道了叶清的身份,他带叶清在厨房李看过了那些肉和青菜瓜果,并且做了简单的介绍。

    “钱夫人,这羊肉都是北边弄过来养的一种叫大耳羊的肉,羊肉没膻味,肉质化渣,不油腻。

    经过加上十几种佐料熬煮之后,其汤鲜美,香气宜人。

    还有这乌金猪,来自川州人养的一种黑色的小猪,每一头都不超过一百斤。

    是以野菜、荞麦、玉米,地瓜等作为食物在山脚放养大的。

    吃起来肉味鲜美、口感紧实,而且有一种特殊的香味。听说川州那边人还把这种小猪称呼为~香香猪。”

    叶清用手翻动了一下那猪肉,微微颔首,这种猪肉她在后世也见过,吃起来口感确实非常棒,这猪的后腿肉还是做宣威火腿的原材料。

    而且湘菜里面有名的一款红烧肉也是用的这种猪肉做的,还有彝族火把节乌金猪坨坨肉,也是用这种肉制作的。

    另外在古代这种环境之下养大的乌金猪,只会比后世人养出来味道要更好一些。

    福掌柜的又介绍了一下店里的一些佐料,拿出朱来顺秘制的暖锅底料还有腌制猪肉和鱼的调料,就去烧火了。

    叶清和冬曲先把各种菜肉都洗好切好,忙活了两刻多钟,二十样火锅菜还有烧烤串就弄好了。

    她还发现这里有许多新鲜的藕带。

    冬天吃新鲜的藕,夏天挖藕带凉拌着吃,是芝城人最喜欢的菜了。

    夏季雨后是采摘藕带的黄金时间,顺着蜷缩成一字的荷叶的长梗子,向下直至淤泥中的根。

    根茎处连着两根藕苗,掐断扯上来的就是藕带了。

    紧接着叶清又忙活起了蘸料,先用用蒜臼将大蒜捣成泥,加小量的盐,之后加上酱油,盐,糖。

    再加上芝麻油,充分拌均匀,添加小量凉开水充分拌均匀。

    一份油蒜泥就做好了。

    这是叶清比较喜欢吃的一种涮羊肉的蘸酱,其他蘸酱这厨房也有配好的,倒不用叶清再鼓捣了。

    要说这涮羊肉火锅,最有名的还要属后世一家叫东来顺的铜炉老火锅了。

    东来顺的历史渊源流长,创始人叫丁子清,早年是往城里迭黄土的苦力。

    开始,他只是做一些羊汤、羊杂碎等,后来又把“涮羊肉“引进了店堂。

    丁子清把涮羊肉这一风味引进店铺,又经过了细心琢磨,涮羊肉肉嫩味美,主要仗着选料精、加工细、佐料全。

    先说选肉。

    所用的只是一年到一年半被割的小公羊。

    这种羊在刚断奶时就被去了势,丧失了生育功能。

    所以,肉质细腻,没有腥膻异味。

    一只羊身上能用做涮羊肉用的只限于上脑、黄瓜条、磨裆、大三岔、小三岔等五个部位。

    再说切肉。

    过去,没有冷库和冰箱,而东来顺切涮羊肉又讲究刀工、外形。

    所以,羊肉得有一定的硬度才能切。

    每年的八月十五,东来顺添涮羊肉时,到东华门冰窑取回储藏的冰,把选好的羊肉一层肉、一层冰码平压实,以便切出的肉片有形。

    丁子清还用重金从前门外正阳楼饭庄挖来一位刀工精湛的名厨,帮工传艺。

    这位切涮羊肉的高手对羊的产地、用肉的部位、切肉的手法做了规范性的整治。

    切出的羊肉片,铺在青花瓷盘里,透过肉能隐约看到盘上的花纹。

    后来除了吃涮肉以外,加上了烤羊肉也很有特色。

    一张大圆桌,中间挖空,架起一个直径80公分的烤肉架子。

    烤肉架子的面,是一根根铁条焊接而成,用铁皮包边,十分讲究。

    再说调料是以芝麻酱、酱油为主,酱豆腐、韭菜花为辅,虾油、料酒少许,辣椒油,形成了咸、辣、卤、糟、鲜的独特风味,由此很快享名京城。

    这家羊肉火锅店不仅成了寻常百姓常去的场所,就连一些达官贵人、文人墨客也经常出入,前来品尝涮羊肉的特色风味。

    而根据叶清看了店里的各种调料,估计这朱来顺学到的也是这门手艺。

    大宇朝的达官贵人都是喜欢吃羊肉,轻贱猪肉的,在京城那种地方自然生意火爆。

    那朱来顺想开一家在家乡也就理所当然了。

    吃羊肉火锅熬汤很重要,一锅汤决定了后面羊肉的味道是否好吃的一半。

    羊大骨,羊蝎子肉入锅前先放入两条鲫鱼油炸,那鱼羊一锅,就是老话说的一个“鲜“字了。

    炸好的鲫鱼拿干净的纱布包好、再加入猪的棒子骨、一起煮。

    大火烧开半刻钟之后,汤继续小火熬,熬得发白。

    羊油加一些菜籽油下锅、放姜炒到金黄色。

    再放点点盐、胡椒、茴香粉。爆好后可以倒汤进去煮了,煮开后,汤还是很白的。

    放适量的盐和再放点点茴香和胡椒,就一点点就好起锅,然后放大葱白。

    做羊肉汤一般不在汤里放香菜的,放了香菜,会遮盖掉羊肉汤的香味。

    由于已经有朱来顺准备好的底料,也就用不着叶清再炒制火锅低调了,其他蘸酱这里也准备好了,只要装在小碗里就可以使用了。

    知道大家伙都饿了,叶清又做了葱花鸡蛋饼当主食,先端了出去。

    然后叶清又做起了烤乌金猪肉,将已经串好大块乌金猪肉,放在一口架着铁丝网的炭火上面直接烤。

    乌金猪肉,外皮有韧性的,所以不需要一直翻动,而是烤一会儿之后,再慢慢翻动,也不需要和其他烧烤一样需要一直涮油和调料粉上去。

    再烤猪肉的同时,她很快又烤了上百串的小羊肉串让冬曲先拿出去给大家伙吃。

    接着她烤起了当地人做的一种叫黄糍粑的米果,又烤了一些青瓜片,蒜泥肉沫茄子之类的。

    看着差不多够吃了,她又做起了冬瓜鱼肉丸子汤,细腻洁白的草鱼肉,剁成泥,加一点调味料用勺子直接挖成一个个丸子,放进放了冬瓜的沸水里面煮。

    等丸子和冬瓜煮好,直接捞出来,再加入调好味的鲜汤,出锅的时候撒一点点葱花就成了。

    叶清对还在烧火的福老头说道:“好了,福掌柜的,你可以把暖锅拿出去了,这都过去大半个时辰了,他们应该都等不及了吧!”

    …………

    。

    y190523wh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tuilixiaoshuo.com/114874/61452178.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