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七百零三章白刃入血月

    漆黑的洞口,一只巨大手臂探了出来,太古凶猿也没有闲着,见到洞内怪物想逃,一双铁臂呼呼炸响,朝着洞口飞出之物扇了过去。.

    这一巴掌打的很结实,直接将那只手臂击飞,跌落在陆尘早先布置好的困阵之中。

    “是你?”

    陆尘这才看清,正是之前在疯剑道人的传承之地救过的兰陵道,他手上举着暗魔的手臂,在困境中挣扎。

    原来兰陵道早就来到此处,陆尘之前看到暗魔不过只是兰陵道手上的那一具暗魔手臂。他藏在这里的目的断然不是专程来惊吓陆尘。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陆尘皱眉问道。

    陆尘早先从那些人的话语之中就得知这兰陵道不是什么好人,自己又顺手救了他一命,结果这货不识好歹,反而想来坑害他。

    陆尘最是讨厌这类恩将仇报之人之举,不由得,陆尘心头已经起了一抹杀机。

    “原来是救命恩人。”兰陵看了眼太古凶猿惊讶道:“公子,莫不是从正门而来?”

    陆尘点头道:“我们学院弟子都是从禁山两座大门中进来,途中并没有见到其他路径,你们又是从何处进来的?”

    “正门有太古凶猿镇守。”兰陵道惊讶的看了一眼太古凶猿,道:“为了减少没必要的麻烦,我们是从暗魔洞进入到此地”

    暗魔洞?果然还有一个入口,否则只要是从大门内进入那么必定会遭遇到太古凶猿的阻击,以地元境的实力进入到这里非常不易。

    “你说的你们,还有谁?”陆尘将兰陵道从困阵中放了下来,又施了一道禁制加在兰陵道身上,以防不测。

    “丹青庵的小孔雀,天火学院的弟子,还有几个来历不明。”兰陵道说到这里神色间涌起一丝恐惧:“他们对我的信息一清二楚,找上我也是因为我的手艺,但要我去那个地方,我不敢……所以我便趁机逃了出来,在此找一些机缘。”

    陆尘凑上前问道:“什么地方?”

    兰陵道神色凝重,道:“魔窟!”

    太古凶猿被困之地。

    此前将太古凶猿镇压的石碑,这石碑被陆尘的那一剑打出了一道裂缝,裂缝中闪烁着紫黑光芒,这紫黑的光芒每次闪烁间,其上缝隙便小了一点。

    “这一剑倒是有他的几分意思。”

    远处走来一个肥胖身影站在石碑前,感受到此地之前战斗后的气息,他嘴角微笑,仰头望天,道:“好苗子啊,归你了。”

    此人正是胖和尚,宗器的师傅。他将石碑收入囊中,然后又闲庭信步的来到了太古凶猿被困的地方,随意挥袖。

    顿时,黄沙如长龙飘向远方,露出了下方的基石。

    基石上镶嵌了成百上前的灵石,上方横着两截圆木,是椿神木。

    椿神木有个特点,千年不遇水,不扎根也能长活,生命力顽强。一些人因为此树木的特点,会用来当做棺材,能保持尸体很长一段时间不腐。

    胖和尚在一堵椿神木前拜了拜,而后又将另外一截椿神木掀开,里面竟然是一颗颗大好人头!

    这一颗颗头颅,肤如凝脂,神态安详,就如同刚刚死去人一般,脸上竟还带有一丝笑容,十分诡异。

    “椿神木是个好东西,这么多年过去了,丑恶的脸还是一点都没变啊。”胖和尚看着一颗颗头颅,脸上露出了佛面笑:“我佛慈悲,尔等罪孽深重。地狱,天堂皆是没有你们的容身之处,尔等只有在自己的罪恶之躯熬炼上万年,方可赎罪。”

    “放我出去,你这魔鬼!”

    胖和尚话音刚落,其中一颗头颅突然睁开双眼,眼神可怖,嘴中发出刺耳的尖叫声,这声音听着宛如地狱的饿鬼。

    “放肆,还不知罪?”胖和尚身上迸发出金色光芒,口吐一个金色佛字。

    那佛字一出,尖利的叫声变得更加痛苦,只是一瞬间,尖叫声荡然无存,万簌俱寂。

    将被杀的人的魂魄锁在头颅之中,以秘法熬炼,不到万年不可转世。这手段不可谓不残忍,即使深仇大恨也不过如此。

    胖和尚不知从哪又拿出数个头颅,这是在禁山入口斩杀的几人的头颅,他将这些头颅依数摆好,放于椿神木内。

    “咦。”

    逐个拿出来的头颅之中,其中一颗脸上还带着尚未消散的惊恐,胖和尚将他脸上的惊恐抚平,又添置了几分笑容,这才满意放入棺内。

    胖和尚取出一壶酒,在另外一堵椿神木前洒下,酒香弥漫而出,让“慈祥”的脸上多了两抹红晕,胖和尚道:“又给你添几个陪你说话的伙计,你应该很开心吧?”

    空气中静若寒蝉,无人应答。胖和尚自顾自道:“能为你做的只有这么多了,他们今日必定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杀!杀!杀!”

    这酒非常酒,酒香四溢,只是闻着就让他有些微醺,步伐凌乱,却游走如龙蛇。他兴起时,抽刀劈月,光影层叠,天上的明月似乎被这一刀刀破开出一道口子,银月幻变成猩月,就像是月亮被砍出了血一般。

    “白刃入血月!”

    原本白色的杀猪刀,被猩红的月色反衬的格外渗人。胖和尚的脸色一半祥和,一半狰狞宛如魔。

    “你看看啊,你看看啊,你看看啊!我能打败你!”

    胖和尚犹如疯狂,脸上的一半狰狞将他的另外一半祥和吞没,他悍然一刀,血光以堪比时间的速度将另外一截椿神木顿时化为齑粉,从中滚落出一柄剑鞘。

    剑鞘落地,胖和尚神色一滞,转瞬恢复宁静,隔空一抓,剑柄落入他手中,他目光有些哀伤的看着剑鞘:“为什么你死的这么早,不给我这个机会?

    都是他们的错,他们都得死!”

    众生殿。

    兰陵道被陆尘一剑抵在咽喉,他不敢动弹,深怕陆尘一言不合就杀了他。

    “我说的都是实话,我没有见过你师兄。”兰陵道被陆尘五花大绑捆着,身上又被施了禁止,一副任人宰割的可怜模样,但陆尘不相信他,这个人恶贯满盈,他很怀疑自己同门都已经惨遭他的毒手。

    “杀,吃!”太古凶猿踩在兰陵道身上,露出两根尖锐獠牙,垂涎三尺。它已经很久没有开荤了,以前有人隔三差五经常送几个人过来,才让他活到了现在,可最近那个人已经很久没有来了,它此时是饥肠辘辘,见人就想吃。

    兰陵道闻言有些胆战心惊,他确认眼前这只“猴子”就是被镇压在禁山入口的太古凶猿,太古凶猿的名头他可是听过的,能收服太古凶猿的陆尘又会是什么人物?他不敢撒谎,问题是他真的句句属实,但人家陆尘根本不信他。

    “说一个让我信你的理由。”陆尘将止杀剑往前递了递,锋利的剑刃在兰陵道脖子上留下一抹鲜红。只需要稍稍用力,兰陵道便人首分离。

    兰陵道一咬牙:“你若不信,我敞开精神大可让你搜寻我的记忆。

    兰陵道选择被搜寻记忆,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毕竟小命要紧,属实无奈之举。

    陆尘犹豫片刻,没有去真的搜寻他的记忆,他将抵在兰陵道脖子上的止杀剑收回,道:“暂且饶你性命,说出你知道关于这里的事情。”

    兰陵道见小命暂时保住,连忙道:“这片废墟曾经是一座古老门派,名为通天教,教内十三圣使皆有通天手段,乃天元大境,其中教徒遍布天下,可谓强盛。

    若以此说是通天,那也多少有些鼓吹的意思,不过在一千多年前,确实是支配南域各方势力。但通天教不满现状,欲恢复宗门往日繁荣,将手伸向了域外,在域外得到了某件神秘东西。”

    “什么东西?”陆尘问道。

    对于域外,陆尘当然是知道的越多越好,严格来说他也算是来自域外,要是能掌握域外的信息,对他回去很有帮助。

    “给我松绑,我身上有禁制也逃不了。”兰陵道说道。

    太古凶猿闻言暴怒,抬脚朝兰陵道面门踩了下去。兰陵道虽然被束缚却也没有完全失去自由,当即来了个鲤鱼打挺,堪堪避过要害。

    “你……”兰陵道被这一下惊的说不出话来,他没想到这太古凶猿如此的暴脾气,一言不合就要杀人。

    陆尘冷笑道:“我这朋友是暴脾气,想必你也猜出它的身份,太古凶猿可不是好惹的。”

    兰陵道咽了口唾沫继续说道:“那件神秘东西被下过诅咒,凡是谁得到都没有好下场,通天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陆尘不由好奇,一个庞大且看似固若金汤的大教,被一件神秘之物导致灰飞烟灭。这件东西的厉害之处让陆尘不由咋舌。

    “神秘之物是导致这座庞然大物倾塌的根本。”

    兰陵道继续道:“那时,通天教教主时日无多,以为得此神秘之物相助,必能突破到传说中的境界,届时举教飞升,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通天教。

    但域外之物岂是那般容易开启,通天教邀天下有识之士只为打开这件神秘东西,在历经十年的钻研,终于开启了这件东西,与此同时那东西释放出了上百道魔气。”

    丹师剑宗

    zw191024181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tuilixiaoshuo.com/105242/61452550.html

章节目录